欢迎来到期货配资www.020bu.cn!

德国作曲家创作《武汉2020》,穿过黑夜才能走向光明

财富热线+86 0000 8888
德国作曲家创作《武汉2020》,穿过黑夜才能走向光明
浏览:70 发布日期:2020-05-08

第一财经微信服务号

第一财经微信订阅号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关键字 相关阅读 记录68天抗疫,上海援鄂医生出版国内首本“武汉日记” 经济人的人文素养阅读 2020-05-07 16:57 AI能取代作曲家吗?不仅创作民歌,还将参与教育和医疗 商业创新与公益文明 2020-05-07 12:01 武汉音乐学院毕业生去哪里上班?上海音乐学院来帮忙 2020-04-29 10:46 世纪音乐会的中国接力,灾难面前音乐从未缺席 艺术市场新生态观察 2020-04-21 11:47 4个月超10亿播放量,这首网络歌曲是怎样走红的? 2020-04-15 10:52 广告联系订阅中心法律声明关于我们上海工商举报中心友情链接沪ICP备1401557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80001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沪公安网备31010602000015号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意见反馈邮箱:yonghu@yicai.com 客服热线:400-6060101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6060101转6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技术中心技术合作:直播合作:百视通 点击关闭

3月23日起,指挥家李飚带领北京交响乐团成员,利用微信视频群聊的九个画框开启了“云排练”。

目前,中国疫情基本得到控制,但全国剧院何时才能真正开场,尚处于未知。

指挥家李飚从未像现在这样,期盼着下一场音乐会的举行。

事实上,早在排练《武汉2020》之前,李飚就尝试着与北京交响乐团成员在云端合作演出埃尔加的经典作品《爱的致意》,于2月5日在北京交响乐团的微信公号上推出。

音乐武汉疫情

“同事们都好久没见了。隔了这么长时间,能有这么一个机会,大家又通过网络聚在一起,研究怎么把音乐做得完美,我们都非常非常珍惜。”李飚很庆幸生在科技发达的互联网时代,“这在巴赫、莫扎特的年代,简直是想都不可能想的场景。”

剧院重新开幕,音乐家复工登台,第一时间为中国听众奉上这部抗击疫情的特殊作品,这是李飚当下最迫切的心愿。

“施耐德有丰富的创作经验,而且他非常喜欢中国。”李飚说,作曲家自上世纪90年代就开始与中国音乐家合作,不但熟悉中国音乐,在中文歌剧作曲方面也是经验充足。2018年,施耐德创作的大型歌剧《马可·波罗》在中国首演,就是用歌剧来讲述发生在中国的故事,一时成为音乐圈话题。《武汉2020》不仅是呈现一位德国作曲家对中国的关切,也是两位音乐家的友谊见证。

作为上海第一批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上海仁济医院医生查琼芳在武汉金银潭医院呆了整整68天,她每天发回的记录于近期出版

在施耐德过去的作品里,磅礴的交响乐总能带来一股震撼的包裹感,让人在音乐中体会到深邃的力量。谈到《武汉2020》,李飚认为,它同样呈现了作曲家的风格。

“施耐德是德国作曲家协会主席,我们也是将近20年的好朋友。”身为北京交响乐团首席常任指挥和天津交响乐团首席指挥,李飚想要委约一位作曲家创作音乐作品献给武汉时,第一个就想到了施耐德。这位70岁的作曲家曾为上百部电影创作过音乐,《斯大林格勒》《天地雄心》《刺杀希特勒》等电影里,都以史诗般波澜壮阔的配乐留给影迷深刻的印象。当李飚跟他打电话,作曲家立刻就答应下来,两天内就创作出四段音乐主题小样。从音乐的构思到完成,仅用了15天。

中国音乐人的One World也自发行动起来。4月20日,高晓松在微博发布倡议,联合四大平台举办“相信未来”百位中国音乐人演出。

他也在反思这次疫情,“人类应该怎么样更好地跟大自然相处?应该珍惜自己的生命,珍惜自己的时间。我也希望,很多年轻人经历这一次,可以更多地想到这一点。”

微信视频拨通,李飚手机屏幕的对画框里,接二连三地冒出同事们熟悉的脸庞,他们来自湖北、台湾、北京、上海以及海外。大家都有些兴奋,相互问候着,拿起各自的乐器,纷纷开始调音测试。这一刻,作为指挥家的他,内心踏实又感慨。

“最大的问题是不可能一起演奏,每个人家里的网速也不太一样,效果也不是特别好。”李飚说,后来他采用在线讲解乐谱,再抽出不同段落让每位乐手单独演奏。作品里的四五个声部,就意味着指挥家要与四五批乐手分别连线,每天就需要花近四个小时来跟不同声部讲解排练。

“现在不仅是北京交响乐团开始在网上排练《武汉2020》,天津交响乐团也开始排练这个作品。”什么时候疫情结束,剧院重新开幕,音乐家复工登台,就第一时间为中国听众奉上这部抗击疫情的特殊作品,这是李飚当下最迫切的心愿。

“这是一种我们完全没有尝试过的合作方式。”他说,参与演出的乐团成员在家中把各自的声部录制好,再合在一起编辑,“最困难的是,要把大家的呼吸点、节奏和感受集合在一起。”之后,他又与京津冀三地的音乐家们在云端聚集,21位演奏家用7天时间隔空演奏《我和我的祖国》,献给受困于疫情中的人们。

“我在作品中描述了新冠病毒的威胁、社会的动荡以及人们所经历的灾难。但在结尾部分,又展示了重建新世界的希望和勇气。德国作曲家贝多芬在他所有的作品里都认识到了这一点,即穿过黑夜才能走向光明。想要到达曙光,必经一段黑暗。我希望人们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他说。

“施耐德用音乐来叙事的能力特别强,这部作品写得非常感人。”因为李飚打击乐家的身份,好友施耐德也特地在乐谱中加入许多打击乐器,赋予音乐更多生动的语言。

第一财经APP

他回忆,那时身边人都没对疫情有真正的认识,“尤其是欧洲人,完全想象不到疫情最终会发展到这样严重的地步。现在的影响是波及全世界范围的,全球的剧院、演出场所全部停顿,这对音乐家的事业当然是一个极大的损害。”

恩约特•施耐德为疫情创作的《武汉2020》总谱

吴丹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中国被取消和延期的演出数量达到8000场,而全球范围内,不计其数的文体赛事与演出也大面积停摆。

在阐释《武汉2020》时,作曲家施耐德说,这部作品中的情感是多重而丰富的,有面对未知险境时的胆战心惊,有面对命运冲击时的英勇无畏,也有坚信终将柳暗花明的矢志不渝。

因视频人数限制,《武汉2020》的每一场排练只能分声部进行。虽然借助互联网技术能够实现在线排练,但遇到的问题和困难也多。

“通常,我一年在国内外会有60多场音乐会。但从1月下旬到现在,被取消的演出已经有18场。”李飚告诉第一财经,两个月前,他还身在德国柏林,与同事们一起聚集演奏、排练,身为柏林国立音乐学院打击乐教授的他,依然在给学生们上课。

中国音乐学院音乐科技系主任韩宝强说,通过科技手段推广民间音乐,提升大众对传统民歌的兴趣和关注度,可以改变当前流行歌曲“一曲独大”的情况。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面对疫情,我们音乐家能做的,就是把音乐拿出来,展示所有人抗击疫情的精神。”两个月前,李飚在德国与音乐家朋友们聊起疫情,大部分人还处于淡然的状态,欧洲人总觉得病毒距离自己还很遥远。几乎是戏剧化的扭转,当中国疫情逐渐被控制住,欧美又陷入巨大危机中。

“这部作品写得非常流畅。”李飚说,他与作曲家事先沟通了很多,最终敲定了《武汉2020》的四个部分。第一部分是疫情暴发时人们感受到的可怕与恐慌,基调是黑暗压抑的;第二部分是全国医护人员紧急支援武汉前线并在疫情前无惧抗争,第三部分讲述抗击疫情过程中的艰难与坚守,普通人在逆境下的悲伤与坚强,到第四部分,则升华到全人类战胜病毒的决心。

第一财经日报微博

武汉2020

在家宅居的日子里,李飚一直没有闲着。他录制在线音乐教育视频,与乐团成员在云端排练、读谱、学习,“虽然在家里,仍然保持着日常的工作习惯。”

去年11月,《少年》在酷狗音乐首发后,连续多期获得了酷狗TOP500的第一位,酷狗平台超过1.8亿人听过这首歌曲,评论超过9万条。

3月23日起,李飚已经带领北京交响乐团成员,利用微信视频群聊的九个画框开启了“云排练”。排练的作品,是他特别委约著名德国作曲家恩约特·施耐德为疫情而创作的《武汉2020》。这也是目前为止,首位国外作曲家专为武汉而创作的作品。

曙光之前,必经一段黑暗

“这是人类社会在这个时代遭遇的最大危机。”李飚始终在关注欧洲疫情的变化,德国目前感染人数破五万,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向国民发表的电视讲话中形容,疫情是德国自二战结束以来最大的一次挑战。

继著名男高音多明戈被确诊后,德国当地时间3月26日晚,著名小提琴家安妮-索菲·穆特通过社交网络宣布其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在此之前,86岁的爵士乐艺术家马努·迪邦戈和76岁的传奇歌手塞克·塔克,都因被冠状病毒感染,在3月24日这天先后去世。